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蒲城清洁能源化工有限公司
  • 蒲城清洁能源化工
  • 渭南清洁能源
  您的位置  首頁 >> 公司動態>>行業新聞 >> 正文
轉化,能否助陝西煤炭破繭重生

[ 作者:陈瑾 | 日期:2017年03月17日 | 浏览次]


“十二五”期間,陝西煤業集團對老化工企業實施技改升級,並積極布局煤制油、煤鹽化、煤基甲醇深加工等新型煤化工項目,提升了化工産業的整體運營效率。 

2014年613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時指出:推動能源供給革命,建立多元供應體系,大力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

2015年122日,國務院決定,2020年前全面實施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

2016年2月,省工信廳發布消息,隨著神華集團榆神60萬噸烯烴項目建成,陝西煤制烯烴總産能將達到310萬噸,成爲全國煤轉化工業中煤制烯烴第一大省;

日前,根據陝西省“十三五”規劃綱要,按照“穩油、擴氣、煤轉化”的思路,推進綠色開采、綜合利用,延長産業鏈、提高附加值,煤炭轉化率達到45%。 

…… 

近年來,煤炭轉化成爲煤業發展的焦點問題。在全國煤炭市場需求不旺、産能過剩的形勢下,大力發展煤化工無疑給身處寒冬裏的煤炭行業帶來些許溫暖。那麽煤炭轉化是否能跨越這道門檻,破繭重生呢? 

從“烏金夢”到寒冬期

十年一覺“烏金夢”,煤炭生産作爲陝西能源的重要支柱,多年來煤炭産量位居全國第3位,正因如此,煤炭滯銷、煤價下跌成爲陝西經濟之痛,現在網上點擊煤炭行業,關聯度最高的往往是“下跌”、“虧損”、“倒閉”,觸目驚心的新聞標題撲面而來,時刻警示著人們,煤業已進入了寒冬期。

“煤業寒冬期,一是受世界經濟持續低迷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的影響,國內主要用煤行業需求明顯回落,二是新增煤炭産能的釋放,打破了供需平衡,致使煤炭供大于需,從而造成了煤炭滯銷,煤價下跌,三是進口煤炭增加對國內市場的沖擊。”陝西煤業化工集團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陝西作爲排名全國第三的産煤大省,也不可避免地受到這股寒潮的影響。

2015年來,全省工業經濟低位運行,市場需求不足,企業經營困難,虧損加劇,能源産品量價齊跌,工業下行壓力持續加大,能源工業對全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的拉動率僅爲0.5個百分點。根據能源産品新增産能預計,2016年能源工業對全省規模以上工業的拉動率依舊偏低。

然而,我國的能源禀賦卻是貧油少氣富煤,決定了煤炭作爲主體能源的地位難以改變。專家預計,即使到2020年,我國煤炭需求量47億噸,仍占能源消費需求的60%左右。未來幾十年,煤炭在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的主體地位不會改變。

煤必須要用,但是不改變現有的利用方式,煤炭就沒有出路。于是,探索出高效、清潔利用煤炭的方法,化解産能過剩,就成了破題之要。

轉化,重燃煤炭消費市場

煤粉,是將原煤或精煤,研磨成以微米爲單位的粉末狀産品,較傳統原煤有燃盡率高、微排放、清潔化、物理加工投資較小等優勢,這是煤炭物理轉化的一種。

“高效煤粉鍋爐技術能夠將煤炭燃燒效率提高到98%,每0.5噸煤粉,便可達到1噸原煤的熱量。若用于城市及工業園區集中供熱,與原煤比,每蒸噸熱量節省燃料成本8%;與天然氣相比,每蒸噸熱量節省成本至少30%。”陝煤新型能源公司總經理方剛告訴記者,他們就將突破點確定在煤粉上。而這種模式,已經成爲目前比較成熟的煤炭清潔化利用的途徑和方法。

著力于煤炭物理加工利用及潔淨煤技術開發,新型能源公司依托陝煤化集團主業優勢,現已建成神木水煤漿廠、鹹陽熱能動力中心、張家峁鍋爐改造和文家坡洗煤廠4個示範項目,參控股重組在建陝西、河北、山東、安徽、甯夏、福建等多個省內外集中供熱項目。

“對于煤炭的轉化,現在主要是通過兩種途徑,一種如生産煤粉,就是通過物理加工,實現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家向記者解釋道,“另一種是化學加工,把煤幹餾、氣化和液化,這種方式難度較大。”

但是,“煤炭大省”並沒有在“難”上倒下。

“十二五”期間,我省在現代煤化工和精細化工等領域建成了4個大型煤制烯烴項目,10個煤制油項目,目前已形成榆神、榆橫2個千億級大型現代化工産業集中區。預計到2020年,我省將建成現代煤化工項目11個,轉化煤炭5000萬噸,形成約1000億元的産值規模,將進一步提升陝西煤業在煤制油領域的實力,成爲全國煤制烯烴第一大省。

近年來,煤化工産業是實現煤炭由單一燃料向原料和燃料並重轉變的有效途徑,幾乎呈爆發式增長。陝西省統計局的調查數據顯示,2014年全省煤炭消費增加3078萬噸,60%以上的增量來源于煤炭轉化行業,有效緩解了工業和煤炭産業的下滑趨勢,對工業經濟的增長起到了正向拉動作用。

環境先行的果實

煤炭转化,不仅是发展的需要,也是環境先行的果實。

“改變我國終端能源的消費結構,減少煤炭直接燃燒量,減少因燃煤造成的環境汙染,煤炭轉化技術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石油供應的需求矛盾,對保障能源安全有重大意義。”延長石油集團董事長賀久長說。

蘭炭是以榆林當地優質煤炭爲原料,經幹餾熱解制成的優質清潔能源産品,具有高固定炭、高比電阻、特低灰、特低硫、特低磷等特點。蘭炭燃燒排放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PM2.5總顆粒物等指標相當于優質無煙煤,部分指標優于無煙煤,完全可作爲環保潔淨煤進行推廣應用。榆林是我國最大的蘭炭生産基地,目前産能約5000萬噸。

隨著治汙降霾和環境治理力度的加大,蘭炭産業具有巨大的發展潛力。據省工信廳測算,2015年陝西省蘭炭預計産量接近3000萬噸,除去傳統市場外,約有1200萬噸作爲清潔燃料,將逐步進入冶金、發電、供熱及民用領域,替代傳統燃煤和冶金焦。

目前陝西蘭炭已經銷往京津冀地區,以及內蒙古、甘肅、甯夏、河南等省區。銷往京津冀地區蘭炭約150萬噸,主要替代傳統燃煤和冶金焦。另一方面推動蘭炭在電廠、鋼鐵企業等領域的替代研究實驗,著力拓展蘭炭型煤的多用途利用。

蘭炭的發展就是風向標,未來,煤炭轉化將會更加關注生態環境,走高效率、低排放、清潔加工轉化利用之路,讓煤化工産業“三廢”排放最小化。

“金守則”是挑戰之始

“逢煤必轉,逢煤必化。”這句話,已成爲如今煤炭行業的金守則。

但就目前而言,由于需求量有限,産量提升速度相對較慢,造成普遍的開工率較低,行業的整體競爭力和抗擊風險能力較低,産能過剩、技術水平低、環境汙染大、能耗高,甚至運輸風險等都成爲制約行業發展的瓶頸。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一些新型煤化工也面臨著産能過剩和産品同質化的困境。

記者從陝西省工信廳獲得消息,預計到2020年全省煤制油産能達到1300萬噸、煤制烯烴産能550萬噸、煤制芳烴産能100萬噸、煤制乙二醇産能60萬噸、煤制天然氣産能40億立方米,年轉化甲醇1800萬噸、煤炭1.5億噸。

“以煤制烯烴爲例,大多數聚乙烯、聚丙烯都集中在少數幾個通用料的品牌上,高端品牌、專用品牌數量很少。如果不盡快用高端化、差異化技術,高端煤化工産品也很快將面臨‘産能過剩’和‘惡性競爭’的混亂局面。”專家告訴記者。

同時,雖然煤化工是推進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的一條重要途徑,但由于在我國剛剛起步,依然屬于高汙染、高排放、高能耗和高耗水的産業。長期以來,由于我們國家環境監管不到位,環境違法成本低,廢水、廢氣處置費用高,導致煤化工企業排毒水、毒氣的現象比比皆是。

實現煤化工行業真正意義上的“零排放”仍需努力,科學布局爲首,走差異化、高端化和高附加值之路。煤炭轉化是煤業東山再起的唯一路子,但要想讓煤炭“破繭重生”還任重道遠。(記者陳瑾)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煤炭到底怎麽辦?國家原能源局副...

下一篇:3至5年煤炭再退産能5億噸3年內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