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蒲城清洁能源化工有限公司
  • 蒲城清洁能源化工
  • 渭南清洁能源
  您的位置  首頁 >> 員工天地>>文苑拾萃 >> 正文
童年趣事

[ 作者:王博远 | 日期:2019年08月13日 | 浏览次]


《朝花夕拾》我讀了很多遍,尤其讓我在意的,是豫章先生筆下的百草園。一直想去,但都沒有去成。不知道石井欄、皂莢樹、菜畦還在不在?蟋蟀、蜈蚣、麻雀這些小動物還是否在那裏安家?會不會有緣見到豫章先生也無緣得見的“美女赤鏈蛇”呢?

1565653117822251.jpg

在很早讀魯迅先生文章的時候,母親就經常給我講鵬鵬表哥的童年險事,概括起來就是八歲的表哥被人販子拐走又機智逃脫的全過程。一天,表哥放學後苦等其父親不來的時候,一個陌生中年男子稱其是表哥父親的朋友,讓他代送兒子回家,在棒棒糖、棉花糖之類的糖衣攻勢下,表哥欣然坐上了“叔叔”的自行車,等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他已經被帶拐到了一個荒廢的、有著大鐵門的院落裏。除了表哥外,還有幾十個害怕的瑟瑟發抖的小孩子,幸運的是人販子“叔叔”忘了鎖大門,表哥謊稱出去給小朋友們買食物,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偷跑了。之後的情況母親也沒再說,不過她講完這個事情以後,小時候的我再沒有和陌生人說過話。直到讀了豫章先生的文章,更是確信一定是有美女蛇存在的,于是哪怕媽媽帶著我,見了陌生人,自己還是不吭聲。母親責怪我沒禮貌,我卻感到分外委屈,心底便不斷嘀咕著:先生的話怎麽會錯?對!不會錯!我肯定的回答著自己的問題並堅信不能搭理這些“美女蛇”。現在想想,卻是犯了形而上學的錯誤了。

去小樹林邊捉麻雀這等趣事是遙不可及了,不過深深記得自己曾養過的一只受了傷的麻雀。記不清這只“傷號”是哪裏撿到的,總之是幾個小夥伴一起輪流每人照顧3天。小麻雀左腿受了傷,飛不起來,我把報紙鋪在大號紙箱裏面做成小麻雀的“別墅”,每天上學前往裏面放些小米和水,放學後第一時間就是關心“小病人”的病情,母親常常笑著說“遠遠,要做媽媽的接班人了呀,真細心……”至于它最後的歸屬,我卻不甚清楚,應該是歸于大自然了吧!

很羨慕先生有這麽一個專屬的童年樂園,我沒有專屬的樂園,卻和同院小朋友共同擁有著一個更大的樂園,每天放學後、晚飯前的無聊時間都在這裏度過。跳飛機、彈玻璃球、打四角、捉迷藏等活動是我們每周輪番上演的項目,在衆多的活動中,我尤其喜愛捉迷藏,每次當“狼”的小夥伴都被我們戲弄,就像神仙變美女戲弄“八戒”一樣好玩。結伴去小河邊抓蝴蝶也是我樂此不彼的事情,我抓到過一只純白的蝴蝶,把繩子系在蝴蝶的身上,它就飛不掉了。母親說不要抓花色漂亮的蝴蝶,它們會把捕蝶人引到懸崖邊,于是我現在又要感歎殷素素臨死前那段至理名言了。

年前回去,我的“百草園”已經不見了,它被掩埋在了一座座聳立的高樓之下,但是我卻深信,我的“百草園”還在,就在那些高樓的倒影中,永遠都在那裏。(王博遠)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最值得傾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