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  |  加入收藏
  • 蒲城清洁能源化工有限公司
  • 蒲城清洁能源化工
  • 渭南清洁能源
  您的位置  首頁 >> 文苑拾萃>>文苑撷英 >> 正文
且聽風吟

[ 作者:赵海涛 | 日期:2019年08月14日 | 浏览次]


1565744874102751.jpg

习惯了下班骑行回去,我以为这就是最放松的时刻了,终点并没有特别的等待且没有比在路上更消停的事了。单位的车一辆辆鸣笛走远,不急,且行且歌,且聽風吟吧!

數日來的陰雨止住了盛夏的淫威,久旱甘霖----焦躁的心與旱得擰繩的苞谷都緩緩舒展開來。這真是騎行的好天氣,雲青青兮欲雨,像挂不住說來就會來;田間稼穑青青,偶爾會出現一片橙黃齊茬的生茬地;天氣依舊陰翳心卻透亮,稍微的逆風卻也生不出星點汗;風掠過,路旁草木俯仰自若,所有的植物都在作響,“嘩、嘩、嘩”,“沙…沙”…,短促緊湊、優雅舒緩…,是風的淺唱低吟,是風與萬物的交響。

騎著單車,我想起一些有關風的意象了:

聽風呼喚,後院的那棵老楊樹就現出來了。也是盛夏,黃昏,襲襲涼風羁勒不住,從南山奔放而來,吹進農家小院,吹得窗棂咯吱作響,那棵老楊樹是最歡暢的起舞者,樹大葉茂,順從地聽風指揮,像是千萬的樂锸同時響起,一會疾風驟雨般,一會又靜谧悄然,是對風的詩情歡呼。總會在這樣的夜裏,繞出莊院,來到老楊樹底下,在它粗粝的樹皮上覓著剛爬上來的知了,總有笨拙肉乎的貨被得手。

我曾于萬仞之上,竊聽風語。勁風帶著呼哨,肆虐撲將來,將衣服鼓得滿滿,任性得要將你拔起似的,像是再強勁一些,會將你像碎屑般,帶著旋,卷入萬劫不複。這是風強勢的逞能,是不屑的嘲弄。腳下的路凶險依舊,暴風依舊挑釁。怎能畏縮,我要爬上山巅,俯,傲視衆山嶽,仰,悠然地摘星攬月。于是,眼前一派澄明燦爛。

金秋,風吹枯了大部分植物,吹熟了果子。紮在地裏的苞谷杆,葉子咔嚓咔嚓在風中響,隨時都要折斷掉。我騎車,經過一群羊,羊群安靜慵懶地在地裏咀嚼,偶爾有“咩咩”叫聲,牧羊的老漢圪蹴在跟前,吧嗒吧嗒抽煙哩。還有滿樹燈籠似的柿子,熟透了便脫落,摔個果漿四濺。太陽依舊明媚,卻已是偏向了南半球。天空蔚藍清澈,留在我的記憶裏,安靜的,舊舊的。

四月春風熏暖,吹皺滿江清波,吹得花紅柳綠,風拂柳動,旅人的心便有了。于是來到名之“水陸庵”的地方,小廟清雅精致,有溪水圍繞寺院一周,給這處憑添許多靈動美妙。潺潺水聲,和著誦經磬缶聲,曼妙地飄灑傳播著。寺內,香爐、紫煙,袅袅不絕,飄向天,一陣風來,這香火又變換了方向,不知飄向哪一位神靈,供其享用,求得其佑護。在庵中,我見到了最美的一尊或是菩薩或是哪路大仙,就叫神吧!其靜臥于塌上,似是一女性模樣,體態豐盈,眉目慈悲,紅唇柳眉點染得恰到好處,一手支于颔下,一手蘭花撚起。著一身大氅仙服,外批一件金絲袈裟,灼灼生輝,漂亮極了。這尊菩薩是我不曾見過的,半露著豐腴的胸脯,據說,唐之女子皆如此,以向男人證明其較好的生育能力。這到底是尊什麽神呢?多看了一眼,罪過,罪過,不是亵渎神靈,實是美極了。

……

風來時撩撥起過往,帶有溫存。

就讓我拉著你的手,飛向風兒唱的地方……(趙海濤)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最深的水是泪水 ...

下一篇: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